<input id="6s0am"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6s0am"><u id="6s0am"></u></input>
    <menu id="6s0am"><u id="6s0am"></u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6s0am"><u id="6s0am"></u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6s0am"><u id="6s0am"></u></input>
  • 名人趣史 > 正文

    張作霖和吳佩孚為什么互相看不慣?

    2020-04-21    名人趣史    【本頁移動版】

    曹錕、吳佩孚聯合張作霖,把段祺瑞和徐樹錚滅了。不料,直系和奉系在“分果果”劃分地盤的時候,鬧別扭了。張作霖吃了虧很委屈,最后實在受不了吳佩孚的欺負,兩家武裝開撕。

    雙方的矛盾,是從段祺瑞的老家安徽開始的。

    皖系戰敗,其核心成員安徽督軍倪嗣沖自然也只能黯然下臺。那么,究竟是直系的人還是奉系的人去安徽占位子呢?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開始了。

    直系認為自己出力最多,當仁不讓提出由直系大將張文生出任安徽督軍。張作霖不甘示弱,保薦一個特殊的老朋友去安徽——因復辟而下野的張勛。大總統徐世昌也想培養自己的勢力,希望由那位天不怕地不怕、敢打段祺瑞耳光的老將軍姜桂題來接任安徽督軍。

    三方都有自己的考慮和打算,一時間難以定奪。1920年9月,直系霸王硬上弓了——在沒有與奉系及大總統徐世昌商量的情況下,就把張勛和姜桂題“淘汰”了,理由是:張勛曾復辟有罪,姜桂題年紀太大。于是,直系擅自任命張文生出任安徽督軍。

    張作霖雖然怒火中燒,但終究惹不起直系,只好退而求其次,降低條件——以張勛鎮守過南京為由,希望由其接替去世的李純出任江蘇督軍。沒想到,他的提議再次被直系否決,理由還很堅挺——全國人民都反對復辟將軍卷土重來。最后,直系的齊燮元接過老長官李純的帥印,坐鎮南京,督軍江蘇。

    直系控制了江蘇和安徽仍不滿足,曹錕還請出老朋友、北洋三杰之首的北洋之龍王士珍,出任蘇皖贛三省巡閱使,替自己坐鎮江南。同時,吳佩孚出任兩湖巡閱使,把兩湖也納入了直系的大家庭。

    在這些最重要的安排上,奉系竟然一點發言權都沒有。看著曹錕和吳佩孚玩二人轉,張作霖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。

    皖系雖然下臺,但并未徹底垮臺,還擁有自己的勢力——浙江督軍盧永祥、淞滬護軍使何豐林、山東督軍田中玉、福建督軍李厚基等,都是皖系骨干。段祺瑞盡管宣布下野,但始終心有不甘,準備搞點事讓直系難受。

    上一篇文章“直皖戰爭大結局”咱們說了,張作霖對下野的段祺瑞很尊重,博得老段好感。現在,段祺瑞見張作霖也被直系欺負,覺得投桃報李的機會來了,同時也想借張作霖的手為自己報仇雪恨。于是,段祺瑞和張作霖化敵為友,開始共謀直系。此外,大總統徐世昌也開始對曹錕、吳佩孚獨攬大權心生怨恨,加入到段祺瑞和張作霖的“反直陣營”。

    1921年12月18日,親直系的靳云鵬內閣因為財政赤字提出辭職,徐世昌沒有任何挽留就批準同意,并任命張作霖的老朋友、交通銀行董事長兼參議院議長梁士詒出任內閣總理組閣。梁士詒是有名的親日派,因此這個內閣也是符合皖奉兩派利益的親日派內閣。

    1922年元旦,在沒有征得直系同意的情況下,梁士詒內閣就按照張作霖的意思,下令特赦皖系核心人物段芝貴、曲同豐、陳文運等人。其實,直系網開一面,并沒有把這些人沒被關進大牢。但這種事只能暗中操作,公開特赦就是自打耳光。梁內閣用實際行動表明,自己站在奉系和皖一邊,和直系不對付。

    正在這時,一戰結束后的善后會議正在華盛頓召開,提到山東問題的解決方案。會議有兩種意見,一是讓中國收回主權,二是讓日本接手德國在山東的權益。最后,華盛頓會議干脆甩鍋,讓中日兩國自個兒交涉解決問題。

    這下可好,吳佩孚抓住了機會,攻擊親皖、奉的梁士詒。他迅速通電全國,猛烈抨擊梁內閣膽小怕事,丟失主權。電報中甚至用非常嚴厲的字眼直接指責總理梁士詒本人:“害莫大于賣國,奸莫過于媚外,一錯鑄成,萬劫不復。”

    小弟被欺負,大哥豈能坐視不管?

    梁士詒挨罵,張作霖站了出來。1月10日,張作霖通電全國,公開指責吳佩孚等人:“是非不問,擅加攻擊,試問當局者將何所錯乎?”第二天,吳佩孚很快直接回應,也通電全國:“國內政治力量,若有袒護梁氏者,即為國人之公敵,當誓死掃滅,以除國奸。”

    當時,全國民意都在反對梁士詒內閣,張作霖也不便再強行出頭,選擇了沉默。吳佩孚雖然贏了,卻覺得不過癮,想痛打落水狗。1月19日,吳佩孚聯合江蘇、江西、湖北、陜西、山西、山東六省督軍,聯名發出通電,請大總統“立即罷免梁士詒以謝天下”,“否則 “唯有與內閣斷絕關系”。

    在吳佩孚接二連三攻擊下,梁士詒臉皮再厚,也坐不住了。1月25日,梁士詒以身體不好請病假的名義,逃往天津,將一切政務交給副總理顏惠慶處理。

    俗話說,“打狗還要看主人”,張作霖總算看出來了,吳佩孚其實并不是沖著梁士詒,而是沖著梁士詒背后的老張自己來的。但是,他覺得目前還只能心上一把刀——忍,不能發作。畢竟,梁士詒成為千夫所指,張作霖也不好出來為梁講話。再說了,直系軍隊力量強大,而張作霖、段祺瑞、孫中山暗中策劃的“三角反直聯盟”還沒有完全形成。

    就在吳佩孚和張作霖“掐架”時,一個人出來當和事佬了——曹錕。一方面,曹錕對張作霖表示歉意,另一方面親自出面勸吳佩孚見好就收,不要咄咄逼人。曹錕派直系大將王承斌三次去奉天,向老張表達歉意。張作霖見曹錕如此,也就坡下驢,派張景惠到保定回訪曹錕,并根據曹錕的意思,讓直隸的奉軍把防地后撤,避免和直軍發生沖突。

    曹錕的撮合,似乎讓直奉之間的關系有所緩和。不過,這只是暫時的。

    直奉和好,有一個人最不愿意看到——段祺瑞,于是他指揮馬仔們搞破壞。1月25日,皖系的浙江督軍盧永祥致電內閣,對吳佩孚干涉內閣的行為予以譴責:“賣國在所必誅,愛國要守其道。倘若以為國除奸的名義,反為巧宦生機會,國人良知不昧,終必誓死抗爭。”很明顯,這個電報就是皖系在給奉系打氣,讓剛剛有點散下去的硝煙再次彌漫起來。這也是反直聯盟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對吳佩孚的反擊。

    老段這一招果然奏效,剛剛有點想退縮的張作霖又來了精神。1月30日,張作霖致電徐世昌:愿鈞座采納盧督(盧永祥)所陳“賣國在所必誅,愛國要守其道”二語,不致令以“為國除奸”為名者,“反為巧宦生機會”。尤愿鈞座飭紀整綱,使天下有真公理,然后國家有真人才。倘彰懲不明,是非不分,則作霖必隨賢哲之后,為民請命。

    張作霖此電和盧永祥的電報一唱一和,暗指吳佩孚的做法已經嚴重干預了內閣的運作,破壞了法紀,如果總統徐世昌不對吳佩孚進行制裁,他張作霖就要聯合其他政治力量代替北京政府進行制裁。

    相關文章
    熱點文章
   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赏网